有什么消息告诉大家

还可以上传 9 张图片
输入你要提及的用户
输入你要提及的股票名称或股票代码
写长文
发布
首页> 资讯> 人工智能> 搜狐辛酸的扭亏为盈
搜狐辛酸的扭亏为盈
刘旷
2020-03-14 发布在
人工智能
1.3W
59
6


搜狐终于盈利了。

 

3月9日下午消息,搜狐公布了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财报显示,第四季度搜狐实现营收4.9亿美元,同比增长5%。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归属于搜狐的第四季度净利润为700万美元,而2018年第四季度净亏损5100万美元。

 

熬过漫长的亏损期,搜狐终于在实现了扭亏为盈。按照此前张朝阳提出的“守正出奇、回归媒体、实现盈利”的战略目标来看,搜狐终于在盈利这个目标上实现了突破。回顾过去一年,或许这份功劳也应该归结于张朝阳。

 

2015年,张朝阳曾对外宣称:“要用五年时间,将搜狐重新带回互联网舞台中心的位置。”但是随着时间越来越近,张朝阳离这个舞台的距离却似乎是越来越远了。或许意识到这种目标过于浮夸,进入2019年,张朝阳的目标变得实际了很多。

 

去年,张朝阳对外统一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实现季度盈利,张朝阳也为这个目标着实付出不少。他对外表示自己现在除了锻炼和休息就是工作,这种工作状态已持续了近三年的时间,他更对外坦言:“我现在工作是“777”,一周工作7天,每天早上7点到晚上7点。”看得出来,成绩的背后张朝阳还是付出了不少的努力。

 

实际上,这个看起来更务实的目标,达成的过程也确实不简单。

 

并不容易的扭亏为盈

 

作为一家成立22年的企业,搜狐从2013年便开始持续陷入亏损,一直延续至今。中间虽偶有盈利,但是基本都是短暂的“昙花一现”,之后继续陷入漫长的“亏损死循环”之中。到目前为止,距今最近的一次盈利发生在2015年第三季度,再到本次盈利已经过去了16个季度。

 

近年来,张朝阳曾在多个场合表达过希望公司盈利的愿望。2019年张朝阳亲力亲为的参与公司几乎所有的一线业务经营,亲自抓搜狐的考勤,鼓励员工努力工作,终于终结了长达16个季度的亏损。

 

本季度搜狐的财报表现对张朝阳来说,应该还是值得欣慰的,财报发布后他在旗下直播间直播时第一时间强调了搜狐的盈利。

 

从财报来看,本季度扭亏为盈得益于两个方面:一是2019年全年持续减亏,为四季度盈利创造了条件;二是持续增长的在线游戏和网络搜索业务,为其营收增长和利润增长做出了贡献。

 


减亏主要针对的是搜狐传统的亏损业务板块媒体和视频业务。整理搜狐过去一年财报会发现,2018Q4、2019Q1、2019Q2、2019Q3、2019Q4的净亏损为7500万美元、7200万美元、6800万美元 、5300万美元、4600万美元,过去一年实际减亏2900万美元。

 

如果从2018年一季度算起的话,2019年全年较2018年全年亏损减少8000万美金,减亏力度还是挺大的。

 

为搜狐贡献主要营收的搜索和游戏业务,在过去一年变化并不算大,而搜狐的这次力度空前的减亏行动,可以说全靠节流,开源方面贡献有限。

 

2019年四季度搜狐营收4.9亿美元,同比增长5%。品牌广告营收4200万美元,同比下降27%,环比下降10%;搜索及搜索相关广告业务营收2.75亿美元,同比下降1%,环比下降5%;在线游戏营收1.32亿美元,同比增长40%,环比增长22%。

 

四季度财报中,除了在线游戏业务在四季度保持了一定的增长之外,搜狐的品牌广告营收、搜索业务都有不同程度的下滑。而正是在线游戏的增长,尤其在第四季度的高环比增长,挽救了其他业务下滑对总营收的影响,在线游戏成为本季度增长的中坚力量。

 

占据营收过半的搜索业务虽然也出现了同比下降,但考虑其下滑幅度较小(仅为同比下降1%),并且考虑其对总营收的影响较大这个角度来看,搜索业务对本季度营收和利润的贡献仍是不可忽略的因素。

 

同时,本季度搜狐盈利还得益于扣除各种非持续经营影响(畅游广告业务被处置),以及归属于搜狐的搜狗和畅游权益,扣除投资减值影响之后,才得到这时隔16个季度的再次盈利,说来着实不易,说起来这次盈利全靠其高超的“财技”。

 

不过虽然实现了单季度盈利,但是离全年盈利的目标仍然比较远。

 

根据搜狐发布的四季度年度财报来看,2019年全年搜狐总营收18.5亿美元,同比增长2%。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归属于搜狐的净亏损为9300万美元,去年同期净亏损为2.07亿美元,全年亏损相比去年同期减少了1.14亿元,显然全年亏损收窄,但搜狐离实现年度盈利还有差距。

 

就全年来看,长期以来持续为搜狐提供现金的搜狗搜索业务和游戏业务仍然保持了一定的增长,但整体增长较缓。

 

其中搜狗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11.72亿美元,同比增长4.3%。搜索及搜索相关业务仍是搜狐2019全年收入中占比最高的部分,占总收入比例接近58%。畅游在线游戏收入为4.41亿美元,同比增长13%。

 

全年来看,占搜狐营收过半的搜狗业务增长保持在个位数,在线游戏的表现稍微好一些,增速也不过维持在13%。网易这种体量较大的公司尚且保持年增长20%,相比之下,搜狐各业务增长空间更大,但其实际增长可以说差强人意,差强人意的背后是搜狐正面临的愈加严峻的内外形势。

 

盈利背后的增长困局

 

尽管搜狐实现了盈利,但从财报来看,其面临的问题仍然严峻。细究其盈利,可以发现其盈利的途径主要是通过节流来实现的,而在开源方面并无太大进展。

 

2019年四季度,搜狐费用2.11亿美元,同比下降15%,环比下降4%。对此,搜狐方面解释,费用同比下降主要是由于市场推广费用的下降,及2018年四季度畅游对业务确认的1600万美元的减值处理,环比的下降主要是由于市场推广费用的下降。

 

搜狐连续六个季度费用实现同比下降,连续两个季度同比、环比下降。可以说节流的效果相当显著,但开源方面则几乎没有进展。

 

首先是贡献其营收大头的仍然是以搜狗和畅游为代表的旗下上市主体,四季度搜狗和畅游为其贡献了81.6%的营收和主要利润,其基本盘的媒体和视频业务贡献的品牌广告收入占比不足总营收的两成。

 

另外,结合其以往各年度营收总额的增长来看,其2019年总营收仅实现同比增长2%,几乎停止增长。拆开来看,其旗下主营业务也遭遇瓶颈。

 


过去三年各季度的营收加总之后,2017年全年搜狐营收为18.6亿美元,2018年、2019年营收分别为18.8亿美元、18.5亿美元,其营收总体上已经停滞增长了。

 

细分来看,其搜索业务从2018年Q2之后基本每季度都维持在2.7亿美元左右,增长停滞的状态业已显现。当然,从外部环境的变化来观察,这种停滞也容易理解。

 

宏观方面,搜狗搜索相关的主营(大搜广告)业务收入由于经济下行压力加强而面临疲软;同时,百度、360等网页广告巨头的竞争对其影响依旧非常大;此外,2018年以后,以头条、微信等为代表的数字效果类广告商强势崛起持续抢占传统网页广告的市场份额,这种竞争持续恶化了搜狗的竞争环境。

 

品牌广告业务营收从2017年Q1的8100万美元下滑到了目前的4200万美元,营收几乎腰斩;在线游戏业务保持了一定程度的增长弥补了来自品牌广告业务业绩下滑对营收带来的影响,这才维持了总体营收的相对稳定,但在线游戏并非高枕无忧。

 

在线游戏领域搜狐的上市主体畅游,至今为止也仅一两款爆款游戏,在线游戏吃老本的情况十分严重。

 

近几个季度游戏板块的增长来自于老爆款游戏《天龙八部》的一些微创新,比如开创新的门派,开发3D版本的《天龙八部》等用户体验层面上的创新。正是来自于这个爆款游戏的一些更新改版,让本季度其在线游戏有了显著增长。

 

但在线游戏行业马太效应加剧,行业进一步集中头部的趋势在不断加强,缺乏新爆款的游戏公司后续增长将面临较大的压力,这种增长恐怕很难持续。

 

无论怎么来看,增长都是搜狐目前面临的最大困境。如何恢复平台用户增长,保持平台的营收维持在相对合理的区间,将会是搜狐当前以及未来经营的头等大事。搜狐老业务陷入停滞,然而搜狐推动的创新业务也没多大起色。

 

依旧低迷的创新业务

 

面对增长的困境,搜狐并非没有试图尝试新业务来打破局面,但目前来看收效甚微。

 

2019年年初用于在社交领域试水的狐友,上线至今其下载量不过14万,在社交领域众多的竞品动辄上百万的下载量来看,仅有14万下载量的狐友看不出任何过人之处。

 

除了社交领域之外,搜狐的视频领域的创新也没溅起多大水花。作为搜狐内部的亏损最严重的板块,多年来却始终维持在不温不火的状态,在“优爱腾”三家挤压攻伐之下,其声量却越发微弱。

 

近年来,在视频领域,搜狐采取的“长视频+短视频”双引擎发展战略。但搜狐的短视频鲜有听闻,长视频则执行其“小而美”的战略定位,避开与“优爱腾”的价格战,坚持小成本自制内容,成本虽有控制,却仍然离盈利很远,在主流长视频领域渐渐被边缘化,不仅声量小于“优爱腾”,甚至还被芒果TV盖过风头。

 

被盖过风头的不止视频领域,直播也面临同样的窘境,勉力扶持多年的千帆直播始终没有进入主流直播平台的视线。

 

千帆直播自创立至今,很长一段时间,张朝阳坚持每天在上面直播,但这并没有明显改善其影响力。

 

在主流虎牙、斗鱼、映客等直播平台并立之下,搜狐直播业务始终难有起色,平台较有名气的大主播纷纷逃离千帆归入他们旗下。此外,产品本身的用户体验不够好的问题依然没有得到很大改善。

 

翻开手机应用商店打开千帆APP评论,千帆直播的用户体验遭到各种吐槽。问题不一而足,有诸如退费艰难问题、有审核缓慢问题、有强制使用问题、隐私问题等吐槽非常多,而这种声音本质上反映了产品本身存在的缺陷一直没有得到改善。但是这并不影响张朝阳对自家的产品仍然保持着谜一样的自信。

 

“疫情会让品牌广告和搜狗业务受到一些压力,不过对网络剧和网络游戏会带来正向的拉动。疫情会让泛直播类产品爆发,搜狐会聚焦在知识传播上,目前不会介入小课模式”,张朝阳说,他希望2020年搜狐在产品创新和用户拉动上跑的更快。

 

对新业务的展望则似曾相识,比如“社交是搜狐不会放弃的领域,希望2020年狐友会爆发”。但是,从各产品的实际表现来看,直播、短视频这些创新业务到目前来说依然乏善可陈,难以担当稳固搜狐营收,为其搜狐提供新动能的重任。

 

有鉴于此,无论是创新业务还是传统业务,其遭遇的困境,目前来看还没有什么太大的突破。这让搜狐重回正轨之路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重回正轨,依旧遥远

 

结束了长达16个季度的亏损之后,搜狐迎来了数年难得一见的盈利。但在盈利背后,增长停滞,创新业务进展缓慢,搜狐面临增长困局不见有多少作为。倘若目前这种局面得不到改善的话,其之后的发展必然是愈加艰难。

 

这就是搜狐当下的困局,这种局面在见证过搜狐成长的一代人看来,可以用“不忍目睹”这样的词来形容。

 

从1998年创立至今22年了,搜狐作为中国互联网领域的先驱,在中国互联网发展史上创造了多个第一,凭借其先人一步的大胆尝试,搜狐曾在2010年前后登上国内互联网峰顶。彼时,四路出击的搜狐在互联网的方方面面均有涉足。

 

尽管当时也有很多业务,跟今天搜狐的某些业务一样,乏善可陈。所不同的是,彼时搜狐还没有跌跌不休,还没有连年亏损,账上现金流充沛,主营业务还处在发展的上升期,增长强劲。

 

但如今的搜狐,离这样的处境相去甚远,连年亏损,现金流急剧下降,已经成年的搜狐尽显疲态,放眼搜狐内外,保持强劲增长的业务几乎找不到。

 

从整个财报来看,其营收构成的三大部分,长期止步不前。连续数年,仰赖的业务结构毫无变化,在瞬息万变的互联网世界里面,原地踏步的搜狐只会被越来越大的势能吹向更荒僻的角落。

 

这就是搜狐当下的现状,即便搜狐实现了单季度盈利,其面临的外部压力依然严峻。显然,摆在搜狐面前的是艰难的一条路,想要有所突破,想要重回正轨,依旧有很长的路要走。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搜狐(SOHU)$‍ 

文章标签:

搜狐
参与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交易开户

  • A股开户
  • 港股开户
  • 美股开户
有什么消息告诉大家
还能输入140
确定
Copyright © 2014-2019 · 三车 ·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龙华区昌海商务大厦4层 · 备案号:琼ICP备15000704号-5  ICP证:琼B2-20200010
  • 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
  • 手机版

    扫一扫

    进入手机版
  • 反馈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