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消息告诉大家

还可以上传 9 张图片
输入你要提及的用户
输入你要提及的股票名称或股票代码
写长文
发布
首页> 资讯> 人工智能> 荔枝财报:音频第一股的寡淡
荔枝财报:音频第一股的寡淡
蛇眼财经
2020-05-27 发布在
人工智能
1.2W
70
0

在谁将会成为“在线音频行业第一股”的迷雾当中,荔枝实现弯道超车,跨过在线音频行业老大哥喜马拉雅,拿下第一股的地位。

 

但是拿下了第一股名号的荔枝,却没有能够实现丰收的愿景。最新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荔枝实现营收为3.70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2%;净亏损为4820万元人民币,2019年第一季度和第四季度的净亏损分别为1140万元人民币和2900万元人民币。

 

也就是说,荔枝依旧在亏损的道路上狂奔,这第一颗荔枝越来越寡淡无味了。

 

音频行业向好,但荔枝依旧亏损

 

艾瑞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网络音频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网络音频行业市场规模为175.8亿元,同比增长55.1%。“耳朵经济”这块兵家必争之地的规模,正在扩大。

 

和在疫情催生的“宅经济”中,受益的游戏、云办公、在线教育行业一样,“耳朵经济”里的淘金者也没有空手而归。

 

在疫情期间,“在线音频行业第一股”荔枝的Rlog(声音日记)活动,号召用户们在荔枝上录音以及剪辑,用不同的方式来记录自己的生活,同时与其他用户分享的形式,促进了荔枝用户数量出现增长的趋势。

 

2020年第一季度的财报数据显示,荔枝2020年第一季度的平均移动月活跃用户总数为5450万人,同比增长34%;平均每月付费用户为45.03万,同比增长60%,付费率达到8.3%。另外还有,平均每月活跃主机在第一季度达到了约为620万的历史新纪录。

 

用户底盘的增大,给荔枝的营收带来了可观的增长。财报数据显示,荔枝在2020年第一季度实现营收为3.70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2%。当中,音频娱乐收入为3.66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1%;播客、广告和其他收入为380万元人民币,上一年同期为140万元人民币。

 

荔枝在2020年第一季度的营收超出了,市场对其预计的3.5亿元人民到3.7亿元人民币之间,Needham、花旗等投行分析师分别给出买入评级。

 

但是在5月22日,荔枝发布财报之后,其股价出现的走势却不容乐观,连续两日出现下跌。相比其股价的历史高点15.25美元,现如今荔枝的股价仅有4.35美元,市值也在2亿美元左右徘徊,甚至跌破2亿美元。

 

投资者之所以对荔枝冷眼相看的原因,究其到底还是“在线音频第一股”荔枝依旧处于亏损的状态。

 

根据荔枝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数据,在第一季度中荔枝的净亏损为4820万元人民币,2019年第一季度和第四季度的净亏损分别为1140万元人民币和2900万元人民币。

 

尽管荔枝CEO赖奕龙表示,荔枝在2020年可以实现全面盈利,但是依然处在亏损道路上,并且盈利模式单一的荔枝,并没有十足的说服力。

 

荔枝陷入开源困境

 

“不要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这是大众所熟知的道理。

 

然而截止至目前,荔枝的鸡蛋还是放在一个篮子里。

 

荔枝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其营收结构主要分为两部分:音频娱乐;播客、广告和其他收入。而音频娱乐的收入为3.664亿元人民币,在总营收中占比达到98.94%;播客、广告和其他收入的则为380万元人民币,占比仅有1.06%。

 

也就是说荔枝的主要营收来源依旧是音频娱乐,即在线音频直播的虚拟礼物打赏。在这种模式下,荔枝高度依赖主播,这是来自荔枝UGC模式下的硬伤。而主打PGC模式的喜马拉雅和蜻蜓FM的主要盈利模式是:广告+知识付费+会员。

 

单纯的依靠主播难以形成牢固的生态模式,同时荔枝对于主播方面的投入也是一笔不菲的支出。争抢主播所投入的巨额成本,不仅仅在视频直播方面,在音频直播方面也日渐加剧。荔枝“回声计划”中,为了提高主播与用户的参与度,设置了不同奖励等级,最高奖励可达4万元。

 

而荔枝CEO赖奕龙则认为,在将来音频直播不会是荔枝唯一的变现方式,他希望荔枝能像快手一样,通过电商带货来变现。

 

但是在通常的广告、电商、游戏等变现模式上,没有取得成绩的荔枝,想要通过声音来实现带货,并不容易。音频并不像视频一样能够直接刺激大众的视觉感官,视频直播能够使受众更加明确的接收到商品信息。

 

变现方式单一的荔枝,还要面对在线音频行业赛道越来越拥挤的现实。同时和背靠金主的竞争对手不同,亏损的荔枝还要背负成本大山的重压。

 

养大成本“拦路虎”

 

近日,TME(即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推出了长音频产品“酷我畅听”,可见对长音频布局的野心。TME旗下的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等多个音乐平台,覆盖了在线音乐、音乐直播等多个领域。

 

而“酷我畅听”正是在已经成熟的音乐生态内容上,对长音频领域出击的又一利剑。对于长音频前辈荔枝来说,是并不能忽视的对手。

 

面对新生的竞争对手,荔枝不得不在产品方面有更多的创新。

 

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荔枝的成本支出为2.9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2%,环比下降1%,增加的主要原因是由于收入共享费用以及宽带成本的上升。

 

当中荔枝的研发费用约为5840万元人民币,同比增长达到101%,环比上升12%。荔枝在财报当中解释在研发方面的高增长主要是再与AI应用程序的开发以及增强数据安全性的研发。

 

荔枝CEO赖奕龙说过,互联网公司不掌握AI,将难以存活。

 

早在2014年荔枝就开始在各方面业务上应用AI,内容产生上,通过AI可以让使用者的声音更加好听;还有通过AI算法,能够更加精确分析用户喜好。

 

但是从目前荔枝的状态来看,荔枝的AI研发,明显没有能让其变得更加轻松,反而变成了阻力。面对竞争对手的紧追不舍,荔枝需要对AI这条路有更加清醒的认知。

 

小结

 

“在线音频第一股”荔枝,在取得了第一股的称号之后,并没有在音频行业这块淘金地,挖掘到更多的黄金。用户的不断增长,也并没有能够拉回荔枝在亏损道路上狂奔的脚步。

 

在音频行业里,没有能够获得更多果实的荔枝,并不能证明自身已经足够强大。在没有成熟的荔枝,需要更多的养料。但是在获取养料之前,荔枝需要作出更多行动,来证明自己有充足的实力,能够在音频行业这块厮杀的红海里变成参天大树。

 

 

 

参与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交易开户

  • A股开户
  • 港股开户
  • 美股开户
有什么消息告诉大家
还能输入140
确定
Copyright © 2014-2019 · 三车 ·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龙华区昌海商务大厦4层 · 备案号:琼ICP备15000704号-5  ICP证:琼B2-20200010
  • 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
  • 手机版

    扫一扫

    进入手机版
  • 反馈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