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人工智能> 科沃斯被“清仓式减持”,“扫地茅”为何被资本扫地出门?
科沃斯被“清仓式减持”,“扫地茅”为何被资本扫地出门?
摩根频道
2021-11-07 发布在
人工智能
2.4W
137
13

 

11月3日,科沃斯发布公告,泰怡凯于2021年8月16日至2021年11月3日期间通过集中方式减持公司股份513.98万股,约占公司目前总股份的0.90%,这也预告着身为科沃斯原始大股东、手握其8.21%股份的泰怡凯这场“清仓式减持”进步尾声。

谁也不知道科沃斯与泰怡凯两者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泰怡凯两次减持公告都带来了科沃斯二级市场的动荡。从今年7月14日泰怡凯公布减持计划以来,科沃斯直接从“扫地茅”神话的顶峰,变成资本的“绞肉机”,市值缩水超过500亿。

而这次,在科沃斯10月29日发布2021年Q3季度财报,股价与市值终于有所缓和时,一纸公告使得科沃斯由红到绿,重新走上阴跌的趋势。

当然,或许只是偶然。然而,作为原始大股东的泰怡凯在科沃斯风头正盛时“仓皇清仓”绝对不是偶然,毕竟资本是向利的,所做出的的每一次决定都是经过多轮评估与深思熟虑的。

那么,作为“A股扫地机器人第一股”的科沃斯在风头无两时期持续被原始大股东减持,把这位被誉为传奇的“扫地茅”扫地出门呢,这场失速的根本究竟是资本还是科沃斯本身呢?

“研发”与“营销”本末倒置,科沃斯患上“空壳症”?

众所周知,技术研发作为对于任何一家科技公司来说都是未来发展道路上举足轻重的“助燃器”。

然而,作为顶着“扫地机器人第一股”的光环登陆A股市场的科沃斯,最让人痛心的不是从“扫地茅”神话到跌跌不休的资本弃子,而是作为以“科学、技术、前沿”概念营销的科技公司,最后却走向了“轻研发+重营销”的路子。

首先,从其近年研发成本来看,2018年—2020年,科沃斯的研发占比分别为3.60%、5.22%与4.67%,2021年上半年这个数字更是降到了3.77%。

或许由科沃斯的单一数据并看不出来什么,那么就对比国内外同行业公司与市场基准线来看。国际市场占有率第一的老大哥iRobot,2016-2020年,iRobot研发投入分别为0.8亿、1.1亿、1.4亿、1.4亿、1.6亿美元,占总营收的比例一直维持在11%-13%之间。

国内市场中,后来者居上的石头科技,其2018年-2021年上半年期间,研发费用分别为1.17亿元、1.93亿元、2.63亿元和1.99亿元,占营收的比例从3.83%提升到了8.47%,逐步向10%迈进。

三者相比,可见科沃斯的研发投入近年来一直是低于行业内头部水准的,而且国家高新企业认证基准线为3%,可见科沃斯作为一家垂直类市占率不低的科技公司近些年来一直都在基准线徘徊。

而与其停滞不前的研发投入比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科沃斯的销售费用。

2021年上半年,科沃斯销售费用支出达到12.18亿元,同比暴涨130,占总收入的22.72%;其中,用于市场营销推广及广告费用高达6.94亿元,去年同期为2.19亿元,相比去年同期,市场营销推广及广告的支出同比增长217%;同赛道上的石头科技上半年的销售费用率仅为12.4%,几乎相差一倍。

不可否认,在当前流媒体盛行、“酒香也怕巷子深”的时代,向消费者推广产品时需要营销来打开市场、扩充渠道。但是作为一家以前沿科技为概念的科技公司来说,如此的营销投入比与研发投入比,已经使得研发与营销两者之间本末倒置。

尤其是在扫地机器人这样一个市场技术成熟度仍有很多提升空间、消费者认知不完整、市场饱和度不高的行业来说,短期内依靠营销所带来的大幅度增长都会在市场技术逐渐成熟、消费者认知趋于完整时迎来断崖式下跌。

而且高科技产品终究需要前沿技术来说话,扫地机器人本来就经历了前期不短的“人工智障”时代,现有市场中的产品不过是把上个世纪对于产品的基础预想进行还原,随着接下来用户的体验感逐渐提升、期望值越来越高,那么整个行业将需要更高,更具有领先性、类护城河似的技术支持。

那么,到时候“轻研发”所带来的后遗症才能逐渐的显露出来,一个跟不上时代的智能化机器,就正如失去了AI芯片的类机器人,只能是一个“空壳”,被时代的风沙给湮没。

“火箭式”股价,一场“德不配位”的资本惶恐?

或许,正式因为缺乏技术壁垒的“护城河”,科沃斯作为“A股扫地机器人第一股”上市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股价趋于平稳,并没有过于起伏。

而是受到2020年疫情影响,“宅经济”与“懒人经济”催化,使得科沃斯股价一发不可收拾,走向“空概念、弱技术、无护城河式”的股价虚高,从19.95/股最高涨至252.71元/股,市值近1500亿元,涨幅超过12倍静态市盈率一度超过一百。

这种“火箭式”蹿升的方式,在资本振奋的同时,也难免引起对于科沃斯“德不配位”的猜忌与担忧。毕竟长年扫地机器人国际市占率第一的iRobot市盈率当下才31,而投资市场规律之中,一般对于市盈率超过28的公司,多多少少会反映股市出现投机性泡沫。

这或许也是泰怡凯“清仓性减持”的原由之一。

就其财报数据来看,2020全年科沃斯毛利率40%,但净利润百分比却低至个位数,作为一家科技企业,以“低研发+高营销”重复着传统制造业的套路,拿着传统制造业的毛利率,难免引得外界猜忌。

而且,2020年科沃斯应收账款和存货增长近7亿元,而这部分是不计算在成本与收入中的,只是在资产负债表列支,科沃斯2020年实现归母净利润是6.41亿。

我们拿这两个数据进行比较:一方面说明科沃斯年底有向渠道压货,实现销售目标的嫌疑;另一方面存货和应收账款增长的部分就已经把净利润抵消掉。应收账款是对固定渠道所说的,而到年底依然没有收回的应收账款,很有可能是企业通过突击压货来实现自身的销售目标。

这种“欲盖拟彰”以换取资本信任度与市场好感度的做法,使得科沃斯有种失去科技本心、被资本市场裹挟的既视感。

但是从当下股市走向来看,从原始大股东的“清仓式减持”开始后,科沃斯所发布的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虽然不差,但是也并没有换来股市的信心,而是走向了与预期“南辕北辙”的道路上。

“单一化”产品线:顺势而为“钱快”,失速也“快”?

在当下市场发展中,科沃斯除了其轻研发、重营销这种本末倒置、不利于持久发展的做法外,其产品线当前的危机也不容小觑。

据科沃斯年中报显示,在家用服务机器人板块,擦窗机器人和空气净化器的收入合计占到公司国内服务机器人收入的11.2%,另外该公司在这一领域内还有ODM业务和配件收入,但在转型自主品牌后ODM业务占比不大,这意味着扫地机器人收入占比至少在80%以上。

而且子品牌添可,短短三年到今年上半年已经占科沃斯总营收的38.01%,成长到对科沃斯举足轻重的地步。

并不是说核心力产品畅销并不好,而是无论是扫地机器人,还是添可的吸尘器、洗地机与吹风机,就目前来看没有护城河的产品,而且市场状态过于类似。

在当前市场没有饱和与人们低认知度的初期,以营销快速打进市场,占据用户购买心智,乘着市场的大趋势,随着大市场的发展去增长而大幅度增长。这种挣“快钱”的方式,短期效益虽好,但是随着产品的东风刮过去,市场红利失效也快,作为科沃斯仅有主力产品,将会是一场致命打击。

而且随着科技发展,人们对于产品的期望值也在提升,尤其是当这些重技术研发的后起之秀与大厂们纷纷入场智能家居赛道,人们的视野逐渐开阔,科沃斯很容易面临新一轮的“降维打击”与反超。

而另一边,添可所占比的家电赛道上,一众巨头相望,很难很大的增长空间,更是离自身起初的“科技、前沿”的概念营销越来越远。

这样“浅表性”的多线路发展,长久下去,很容易被其市场口碑所反噬,“快钱”虽好,但是失势也快,最终或许只是在历史的混流之中昙花一现,失速于自家过多溢出的泡沫之中。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参与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交易开户

更多 >
  • A股开户
  • 港股开户
  • 美股开户
微信小程序微信小程序
微信公众号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手机版
海南三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龙华区昌海商务大厦4层 · 备案号:琼ICP备15000704号-5  ICP证:琼B2-20200010
  • 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
  • 手机版

    扫一扫

    进入手机版
  • 反馈
  • 顶部